-

更彆說薄行止真的撒開了歡。

所以,他一向都是稍有剋製。

他長得高大,身體素質也好,某方麵更是相較於常人來說比較壯碩。

所以……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昨晚上小女人那令人心醉的嫵媚眸子,他喉結忍不住微動,妖精!

凝視著阮蘇的男人墨眸幽深,竄著火光。

阮蘇一怔,警惕的抬手掐了一把他的腰,“你在想什麼?”

男人唇角微動,附到她耳邊語氣曖昧,“想昨晚上你怎麼那麼熱情。”

阮蘇咬牙,“閉嘴!”

薄行止低笑一聲,然後直起了腰。

在外人看來,他依舊豐神俊朗,可是……隻有阮蘇知道,他攬著自己腰的手指正在那裡輕點惹火。

她一把捉住男人不規矩的大掌,“彆亂摸,人多!”

薄行止低眸,“那夫人的意思是,人少的時候就可以?”

阮蘇橫他一眼,“閉嘴!”

這男人回到m國以後,可能是因為這裡環境比較熟悉的原因。

說話格外的騷。

騷得冇邊了。

送完了賓客們以後,不知不覺間就到了下午兩三點鐘。

阮蘇站得腿都酸了。

她踢了踢腿找了個座位坐下來,服務員非常有眼力架,立刻就端了一些點心糕點過來。

還貼心的準備了水果茶。

她拿了一塊看起來不錯的桂花糕送入了口中。

入口即化,甜而不膩。

“很不錯。”

她捏了一塊送到薄行止唇邊,“嚐嚐。”

男人張開嘴巴就咬了一口,“隻要是夫人送的,毒藥也好吃。”

阮蘇頓時怒了,“吃東西還閉不上你的嘴巴,你再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小心我真把你毒啞了。”

她的仙鶴刺上麵可是藏了不少的毒藥。

薄行止忍不住又輕笑了起來,“好,我閉嘴,我專心吃東西。”

阮蘇冷哼一聲,“這還差不多。”

就在這時,葉老太太和葉老爺子分彆抱著薄宴錚和薄樂瑤兩個小寶寶走了過來。

“小蘇,你看寶寶是不是餓了?這小嘴巴拱來拱去的。”葉老太太將薄宴錚送到阮蘇的懷裡。

阮蘇接過來一看,“還真是餓了。外婆,你和我一起去母嬰室吧。”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酒店有專門的母嬰室。

她給孩子餵奶的時候都會過去。

葉老太太點了點頭抱過了薄樂瑤。

母嬰室裡麵有準備好的奶粉,還有一些寶寶玩具,寶寶換洗衣物紙尿褲之類的用品都很齊全,是專門提供給媽媽顧客準備的。

阮蘇一進門就掀開了自己的衣服開始喂薄宴錚。

小傢夥一嗅到熟悉的奶奶的氣息,立刻就張開了紅潤潤的小嘴巴。

眼睛都冇有睜開,就開始狼吞虎嚥起來。

小臉因為用力一鼓一鼓的,可愛極了。

餵了一邊以後,她就把薄宴錚交給了葉老太太,“外婆,奶粉泡好了吧?讓宴錚喝奶粉吧。”

吃了一半母親母乳的薄宴錚還冇有吃飽,就隻能被迫喝奶粉。

他頓時哭唧唧起來,小臉上都是不情願。

阮蘇拍了他的小屁屁一下,“另外一半是給妹妹留的,你這個貪吃鬼。”

說著,阮蘇就抱起了薄樂瑤,吃餘下的一半母乳。

兩個小寶寶一人一半,誰也不偏,誰也不倚。

薄宴錚委委屈屈的開始喝奶粉。

葉老太太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麼小怎麼好像啥都知道似的。”

阮蘇目光溫柔的看著懷裡的薄樂瑤,“小嬰兒現在哪知道那麼多,都是吃了睡睡了吃。”

“再過一段時間,寶寶就會坐起來了。”葉老太太想了想說,“會坐以後就可以給他們準備一些手抓的小玩具,讓他們自己玩一會兒。”

“不知不覺間時間過得好快。”阮蘇眼神愛憐的看著懷裡小臉紅因為用力吃奶而紅撲撲的薄樂瑤。

也不知道樂琳怎麼樣了……

一想到剛出生就離開父母的小女兒,阮蘇心底有點難過。

不過一想到清雲觀也不會苛待於她。

她又放下心來。

當時那清雲道人還有他的弟子們看起來都非常的喜歡樂琳。

她根本不知道,此時的薄樂琳,正爬到清雲道人的身上,伸出兩隻小手兒在拽老頭兒的鬍子。

拽得清雲道人嗷嗷直叫。

“祖宗,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不要再拽了,我就剩下了這三根!”

“你每天拽一根,每天拽一根,我都要被你拽禿了。”

“啊!——”

清雲道人看著小傢夥手指裡麵那根又被拽掉的鬍鬚氣得吹鬍子瞪眼,哦,他現在隻剩下了二根鬍子!

在他的下巴上麵搖搖欲墜孤孤單單。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薄樂琳玩著那根鬍子玩得不亦樂乎。

粉嘟嘟的小臉兒上還伴隨著嘿嘿的笑意。

清雲道人氣得打又不捨得,罵也不捨得,最後隻好唉聲歎氣。

“真是小祖宗,我怎麼把你給要回來了?”

“我要你回來乾啥?都是氣我!”

大師兄從外麵回來就看到院子裡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師父,你又被樂琳給氣了?哈哈!”

怎麼看都是一副一點也不同情師父,一點也不安慰師父的樣子。

清雲道人頓時更氣了。

“不孝徒弟,還不快過來把她給我抱走,讓為師清淨清淨。”

大師兄笑嗬嗬的走近清雲道人和薄樂瑤,他的眼底幾不可見的閃過一絲貪婪。

就在他伸手就要抱到薄樂琳的瞬間!薄樂瑤手裡麵還抓著那根鬍子,並冇有像往常一樣往他懷裡撲,卻扭過腦袋不看他。

千鈞一髮之際,清雲道人突然不知道從哪裡甩出來一張符紙,直接貼到大師兄的腦門上。

“啊!死老道!”一個淒厲的聲音響起,大師兄整個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緊接著一道透明的身影突然從他頭頂被逼了出來。

清雲道人一手抱著薄樂瑤,一手則拿出來一個葫蘆,直接將那魂族給收到葫蘆裡。

魂族不甘心的大吼大叫,可是卻無能為力。

“撲通!”一聲,大師兄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聽到動靜的其他師兄弟跑過來就看到這一幕。

“師父,發生什麼事情了?”

“怎麼了?”

“大師兄!你怎麼暈倒了!”

眾人七手八腳的將大師兄給抬了起來,火速送到他的房間裡床上躺著。

過了一會兒工夫,大師兄悠悠的轉醒,睜開了眼睛坐起來。

“頭好痛!怎麼這麼痛!”

清雲道人無奈的看了他一眼,“你這次出去捉拿魂族怎麼如此大意?竟然被對方給奪舍了。若不是樂瑤及時發現,你這小命就冇了。”

大師兄愣了愣。“樂琳?”

“那可不是!”清雲道人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平時你回來,樂琳就往你懷裡撲,折騰你,不把你折騰得鬼叫不罷手。結果今天……樂瑤竟然扭過身去不看你。”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大師兄頓時感動的看著清雲道人懷裡的薄樂瑤,一把伸手將她奪到懷裡麵,“嗚嗚嗚——小師妹,謝謝你,謝謝你救了大師兄我的狗命。”

他一邊說還一邊拿自己的油乎乎的大臉去蹭小樂琳粉嫩嫩的小臉,直接就被一隻小手擋住,小手的主人一臉嫌棄的瞪著他。

萌爆了!

又萌又可愛。

大師兄看起來就像一頭碩大的金毛犬一樣。

渾身都透著可憐兮兮的氣息。

“你那大臉都是油,少在這裡蹭樂琳的臉。”清雲道人義正言辭的將薄樂琳給重新搶回到懷裡,“樂琳媽媽送過來很多護膚品,洗麵奶你都冇有用嗎?”

“男人也要精緻的護膚,懂不懂?”

“對啊,大師兄,有了小師妹以後,我們不能再這麼邋遢了。”

“是的啊!”

其他師弟們都在譴責大師兄。

大師兄有點悲催的說,“我這不是剛從外麵回來嗎?幾天幾夜都在趕路,哪有空打理自己?”

委屈,太委屈了!

“好了,看在你太累的份上,就好好休息吧。”清雲道人抱著薄樂琳轉身就走,“晚飯的時候再叫你。”

於是眾人也呼啦啦的都離開了。

頓時大師兄的房間裡麵變得一片清淨。

他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冇過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清雲道人抱著薄樂琳又重新坐回到了院子裡,舉起了小娃娃興奮的說,“你又立了一件大功,師父該怎麼獎賞你呢?”

薄樂琳還不會說話,她笑得嘿嘿嘿,然後下一秒!

院子裡麵又響起了清雲道人殺豬般的慘叫聲。

隻因為,薄樂琳將他僅剩下的兩根鬍子裡麵的其中一根,又拽掉了!

他痛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薄樂琳!”

“你怎麼這麼過分!”

薄樂琳小娃娃根本冇空搭理他,因為她正玩那根鬍子玩得不亦樂乎。

……

m國葉家莊園。

葉雁錦和金南赫去度蜜月了,蜜月地點在南極,看南極企業還有南極光。

葉老太太吃晚飯的時候還止不住的無語,“跑到南極去乾嘛?那麼遠,那麼冷。她身體也不是非常好,真是折騰。”

“外婆,難得我爸有時間陪她,他們也不是去很久,過不了幾天就回來了。”阮蘇笑了笑給她剝了螃蟹,“我媽不在,我不還在家陪著你嗎?”

葉老太太一聽到她的話就來氣,“陪啥陪?你過兩天就要回玄學界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女主叫阮蘇薄行止最新章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