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其實是在混亂中清醒過來的。

冇有等她適應,周邊就傳來冷兵器出鞘的聲響,接著是重物摔落的聲音,她用儘力氣才睜開眼,眼前影影憧憧,勉強可以看到幔帳上噴濺的液體。

她有些恍惚,腦海中還殘留著和好姐妹一塊出門逛街的記憶,可是現實這種局麵讓她一時無語凝噎,她……現在貌似被彆人抱在懷裡?她掙紮了兩下,就看到一隻白嫩短小的手臂揮了出來……

“哇哇……”阮安一聲粗暴的“woc”一開口變成了嬰兒特有的那種哭喊聲,她萬語千言瞬間憋了回去。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變成了嬰兒?

“蘭君,你生了個兒子。”女人低沉的嗓音在阮安耳邊響起,阮安越發懵懂,這句話資訊量實在太大了些……眼下冇聽到彆的嬰兒的聲音,想來兩人討論的應該是此時被包裹纏得嚴實的自己。可自己明明是女性啊,難道還有彆的孩子?阮安努力的睜大眼檢視,奈何嬰兒的視力有限,除了眼前半米範圍,再遠一些就模糊一片,著實看不清晰。

“……是,妻主。我生了個兒子。”男人沙啞的聲音中帶著哽咽。

若不是阮安心理素質強,加上此時的生理限製,她肯定當場跳了起來。她方纔清清楚楚聽到一個男人,叫了那個說話的女人為“妻主”,還說什麼自己生了個兒子?這是什麼離譜設定?小說中看過的女尊世界嗎?可就算是女尊,這男女生理結構完全不同,男人如何生孩子???

不——這件事目前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當前的境況。如果這兩人不是在開玩笑,那麼這個所謂的“兒子”說的就是自己了?

這是什麼人間疾苦?女尊世界,她卻是個男人?

“這孩子……”女人的聲音似是帶著笑意,“這孩子很像承兒,乖巧的很。這麼大動靜,她都冇怎麼哭過,來,你抱抱她。”阮安在懵逼狀態中被轉了手。

一張俊美的青年麵容,就這樣出現在阮安的可視範圍之內。阮安一時僵住了,不知該用什麼表情應對。

“妻主……”男人的聲音帶著微弱的顫音,“她會……平安長大嗎?”

“自然。我定會護她長大成人。”女人的語氣堅決又冷厲,言語間似乎有些許恨意。

“那夫人那邊……”

“一家人,冇有讓你一個人扛的道理……放心。”女人的聲音聽不出悲喜,“趙家總算盼來個男兒,是該慶賀。”

“是,蘭君也是喜極而泣。”

“……”阮安覺得腦瓜子疼,聽完以上對話,她至少整理出來了三條資訊:一、這確實是女尊世界;二、自己性彆是男;三、自己有可能還活在危險之中。

阮安想開口罵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生理限製,她除了吐出無意義的“咿呀哇呀”的聲音外,一句完整的言語都說不出來。

看來頭腦再清晰都逃不出身體的限製。

或許這隻是個夢,隻是她日常熬夜的後遺症。阮安閉上眼睛,希望再次睜眼可以醒過來,哪怕是在醫院,總好過如今這全然陌生的環境。

說真的,雖然她很喜歡看一些穿越重生類的小說,可這並不代表她自己想要獲得這種離奇的經曆。她家境平常,但是生活還可以,不缺吃穿,父母身體健康,姐妹關係融洽;工作方麵,她畢業就跑到大城市,掙紮了兩三年,目前薪資還過得去……雖然父母催婚著急,姐妹偶爾讓她焦慮,老闆經常催加班還不給加班工資,可這種事總是可以改變的……她對自己的現狀雖然有過不滿,可並冇有到要穿越逃避的地步啊……賊老天,為什麼偏偏選中了我?

阮安的內心戲並冇有持續很久,因為她的那位母親,不知為何,突然叫人進來,開始發號施令了。她的聲音格外冷厲,阮安忍不住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辰東,夫人難產,至今未生,穩夫尚在接生。半個時辰後……穩夫接生完畢,定要完好無損的走出我將軍府。你明白嗎?”

“是……屬下明白。”辰東大約是個青年男子,聲音較為低沉。

“江淮,小公子的出生時間隻能是半個時辰後的寅時。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同的聲音傳出去。你明白嗎?”

“是,屬下遵命。”江淮聲音聽起來好像更年輕一些,應答的更果決一些。

阮安被那位新晉奶爸緊緊的抱在懷裡,隻能看到他緊繃的下巴,彆的什麼都看不到,但是這並不影響她去思考。

她那時醒來時,雖然有些恍惚,可是確實聽到了什麼兵器出鞘的聲音和重物倒地的聲音,結合她這個母親現在下達的命令,有什麼恐怖的想法逐漸浮了上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默了一會,她竭力仰頭看向床邊的縵帳,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她的視覺係統短時間內恢複了,原先看起來淺淡的噴濺狀液體突然變得鮮豔了起來,紅的刺眼。

阮安彆過眼,不敢再深思。她如今不過是個嬰兒,無論是什麼情況,都不是現在的她該思考的事情。如果這不是夢,不能醒過來,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長大,其他的事情,留待以後再說。

人生嘛,除生死,無大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女尊世界做男人,我在女尊世界做男人最新章節,我在女尊世界做男人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