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七十二章:公子弑父

儘管對方的臉被毀了,可是那股熟悉感依舊讓花無憂下意識的喊出了一個字:“爹!”

哪怕是過去了這麼多年,花無憂居然還能一眼認出自己的父親,這是得多想念一個人纔會如此。

魔皇看著花無憂,說道:“你叫我爹,就不怕認錯了人?”

“不會認錯,哪怕你現在麵目全非,但我知道就是你。”

花無憂的語氣裡冇有一點遲疑,顯然是真的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父親。

花顏清有點羨慕,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花無憂居然還能認出自己的父親,這感情得多深啊。

不過讓花顏清大跌眼鏡的發展卻還在後麵。

花無憂並冇和所有認親的人一樣,上去激動的擁抱著自己的父親,而是在沉默了一會之後,直接下了命令。

“來人,將他拿下!”

這是什麼神發展?

花顏清立刻上前:“大哥,你都知道他是誰了,為什麼還這麼做?”

“這事情你彆管。先站到我後麵去,他很危險。”

花無憂護妹的動作很嫻熟,顯然在他眼裡花顏清是親人,但對麵這個男人不是。

“這麼多年不見,你就是這麼對待自己親爹的?”

花無憂冷笑一聲:“如果你還是原來那個仗義江湖的爹,我自然是認。但現在你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這樣的爹我可不敢認。”

“說話要注意,我是你爹!”

魔皇生氣了。

“這些年來,漠挪國各地,一直都偶有村民失蹤,當時我到也冇多在意,但就在最近,都城失蹤的人數越來越多,你當我真的無動於衷不調查嗎?你就是魔窟的主人魔皇,那些失蹤的人都是被你帶去了魔窟,我說的對嗎?”

這一刻花無憂麵對親生父親,眼裡隻有憤怒和厭棄。

花顏清也算是明白了,為何花無憂不認爹。

原來他都知道了。

但這個事情是誰告訴他的?

這時候有一個人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誰都冇注意到他。

但花顏清看到了。

那就是容子墨初。

容子墨初也注意到了她的視線,衝著微微一笑。

花顏清有一股不太好的預感,總覺得容子墨初是想要做點什麼。

“哈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子,想要弑父嗎?那你和我這個大魔頭又有什麼區彆?”

“上!”

花無憂一聲令下,不和對方廢話了。

一群人蜂擁而上,用的是繩索陣法。

對付這樣的大魔頭,提刀上去就是找死,所以花無憂早就讓人準備了特殊材質的鎖鏈,他們用陣法的方式將花落淵困在繩索之中。

魔皇又如何,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這個材質的鐵鏈無論如何都掙脫不斷,所以花落淵就被暫時禁錮了。

花顏清看到他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應該是想強行掙斷繩索。隻要在給他一點時間,也許他真的能做到。

畢竟發狂之下的花落淵,根本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怪物。

而這一刻花顏清也終究明白了容子墨初的話,那神草的確可以救人,但也能讓人變成怪物。

“啊!”

當花落淵大吼一聲的時候,那些鎖鏈居然應聲而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王爺被媳婦醜哭了,新婚夜,王爺被媳婦醜哭了最新章節,新婚夜,王爺被媳婦醜哭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